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徒步真相:從瀘沽湖到稻城

在我沿滇藏線入藏前,與邂逅的幾位驢友結伴徒步穿越了著名的“天堂之旅”(稻城—瀘沽湖),在海拔接近5000米和2000米左右的高度來回折騰,雖然長度只有180公里,但卻走了9天,途中諸多艱辛、樂趣,皆難以忘懷,錄於筆下,以為回憶。
  
  第一站:理塘——稻城
  
  8點鐘起床,走到理塘車站才發現當天唯一的一班公車6:00就開走了。沒辦法,總不能在理塘傻等一天吧,只好包車了。總價300,每人50元。翻越一個山口的時候,下起了瓢潑大雨,雨點打得車廂頂“啪啪”直響。雨停後,一道美麗而清晰的彩虹橫跨天際,而且距離我們如此之近,似乎只有幾十米之隔,太美了,大夥拿出相機一陣狂拍。據說彩虹是吉祥的象徵,見到彩虹的人往往有好運相伴,後來發現,在高原地區,只要下雨,彩虹是再平常不過的風景了。
  
  下午4點多鐘,到達稻城——一個很普通的小鎮,乍看上去和內地的縣城差不多,灰撲撲的顏色、低矮的建築、臉上骯髒的小破孩、狹窄的街道響著俗氣的音樂。唯一不同的是,街上不時可以看見身著各種戶外服裝的野驢、和穿著民族服裝的藏族同胞。
  
  此時我們的陣容已經壯大到14人:驢友張科、除了七人重慶幫、四人廣東幫、又加入了一個澳門的和一個上海的,還有兩人是一個廣東的大鬍子黃SIR、一個香港猛女BANNIE(據說是奧運會冠軍李麗珊的師妹)。令人匪夷所思的是:黃SIR連帳篷、睡袋都沒有,隨身攜帶的是十幾張CD、CD機,甚至兩個音箱......巨寒!這一男一女都曾經走過新藏線、岡仁波齊、古格等我們計畫中的地方,真是兩位土匪級的猛人!
  
  在座諸位都準備參加徒步從亞丁至瀘沽湖,共計7天。由於和我們預定的路線出入較大,原來準備看完神山後就直接乘車到中甸了。我略有些遲疑:負重近40斤,海拔在3500—4800米,沒人走過,嚮導也不好找,心中有點虛。黃SIR則極力遊說:你們的體力絕對沒有問題,而且背不動可以找馬幫;到了卡斯村,如果能租到拖拉機就往瀘沽湖方向徒步走,沒有拖拉機就原路返回稻城。反正裝備和時間都足夠充分,還有這麼多經驗豐富的同伴,加上同行的重慶MM軟語相求......心一橫,行,決定徒步。
  
  飯後驅車去泡溫泉,每人5元,水燙得象殺豬,令人懷疑究竟是來自鍋爐還是地熱,加了兩大桶冷水才敢泡。
  
  第二站:亞丁——洛絨牛場
  
  中午12:00過到達隆龍壩,隆龍壩在亞丁村下麵的山谷裏,是通向三座神山的山谷入口,一路上到處都是馬匹和藏族馬夫,車不算太多。
  
  從隆龍壩徒步正式開始,14人背著40斤左右的大包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行走,確實非常消耗體力。自以為身體強健的我才上路一段時間就堪稱舉步維艱,略有一些坡度便上氣不接下氣,喘得厲害,走不上100米就想歇息,簡直就一病夫模樣。要知道,作為徒步的第一天,今天的行程只能算是適應性練習,更艱難困苦的道路還在後面。
  
  一個半小時後,到達了沖古寺,沖古寺觀音菩薩化身的仙乃日神山已近在眼前,能見度極好,山脈的經絡都清晰可見,映襯著青山綠水,顯得美侖美渙。沖古寺到洛絨牛場約6公里,沿途山路平緩,起伏不大。通過同伴的高度計得知海拔已經有4200多米。然兩個小時的路程仿佛走了大半天,氣喘吁吁地到達洛絨牛場。
  
  洛絨牛場的住宿費不低,30元每人。想節約一點自己搭帳篷也沒門,因為要保證整個景區的統一管理。好說歹說,終於把價格講成25元每人。晚上,在簡陋的帳篷裏,圍在篝火旁,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們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對歌會。放開歌喉,可謂是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,可惜除了主人——一位美麗藏族姑娘的歌聲確實悠揚動人之外,其他人等委實不忍卒聽。
  
  第三站:洛絨牛場——卡斯牛棚
  
  再次啟程,一行人只剩下7人,因為同行的廣東幫中已經有4個打了退堂鼓,上海人由於身體素質太有限,也加入了“叛逃”的行列。走過一片開闊的草地,沿山谷小徑前進,山路非常好走,黃色的小野花依偎在綠色的山坡上,甚是美麗,大家圍坐在此吃午餐,小憩。
  
  繼續上路,沿途的景觀和上午相比,風格開始有了明顯的變化:隨著海拔的逐漸增高,茂密蔥籠的植被被枯黃的雜草取代,山石也一改輕靈秀美的風韻,變得猙獰和囂張起來,特別是山崖邊大塊大塊的岩石,筋凸棱顯,力度十足中隱隱有些輕蔑,仿佛在說“你們這群傻X,等會兒老子滾下來叫你們知道厲害!”沒有背包,走起路來自然輕鬆了許多,但一遇到上坡,還是立馬上氣不接下氣。
  
  在翻過接近5000米的山口後,我們終於看見了傳說中美麗的牛奶海,牛奶海並不大,和所有的高山海子一樣,恬靜而含蓄的一汪碧藍,仿佛亙古以來便是如此,從未變更。映襯著近在咫尺雲霧繚繞的雪峰、陡峭而險峻的山石,有一種淩厲的美。
  
  拍完照後繼續前行,目標是五色海。這時開始飄雨,心想正好檢驗一下我們的裝備,反正也沒地方躲。翻過一個山坡,給我們帶路的小破孩指著一個渾黃的池塘,告訴我們“那就是五色海”——這個和小破孩一樣猥瑣難看的淹塘就是大名鼎鼎的五色海?!看來是這兩個小刁民欺負俺們找不到路,想早點完成任務隨便找個地方糊弄咱們的,居然還煞有其事的說“平時五色海很漂亮,但是今天下雨沖刷泥土導致水色很渾濁”之類的鬼話。雨逐漸下得大起來,夾雜著寒風迎面一陣亂吹,刮在臉上隱隱作痛。儘管衝鋒衣防水擋風效果一流,但在這種惡劣的氣候下也沒有了欣賞風景的心情。算了,懶得和他們計較,只想趕快到達今天的宿營地“卡斯牛棚”。
  
  在風雨中艱難跋涉了數個小時後,我們終於在天黑前趕到了 “卡斯牛棚”,據說這個地方已經屬於卡斯村的範圍。牛棚簡陋得不能再簡陋,就是平坦地上用片石碼起的小石屋,屋裏有幾根木柱子支撐,僅此而已。而且裏面用石頭隔開,人牛混居,各占一半,髒是肯定的。但是難得的是,屋裏火塘居然還有幾顆火星和現成的木柴!從馬背上卸包的時候,發現價值千元的英國名牌PACK的背負系統由於和馬背的摩擦上有些磨損壞,頓時心疼不已。雖然滿地牛糞,但大家圍坐在乾燥而溫暖的火塘邊,烘烤淋濕的衣褲,喝著熱情主人倒的酥油茶(要給錢的),倒也其樂融融,畢竟比剛才“單薄衣,全是泥,斜風細雨無處歸”好多了。
  
  放牧人好像對普通話不太熟悉,但通過張牙舞爪一番,還是準確無誤的傳達了收費標準:睡在牛棚裏每人10元,睡外面每人5元,提供熱水和酥油茶。黃SIR和BANNIE沒有帳篷,只好和主人、牛犢等共臥一榻,我們的高山帳篷則終於有了用武之地了。我對這樣的鬼天氣罵了幾句,結果馬上便嘗到了惡果,出去搭帳篷的時候,頭在牛棚上狠狠撞了一下,滿頭的血,趕忙向神山道歉,真沒想到他們這麼小心眼兒,等俺回重慶,脫離了你的管轄範圍後再把你罵個夠。
  
  “溫馨迷人的青色氈包,有驚奇燦爛的微笑,琥珀一般的奶油,潤澤風乾的牛羊肉,一堆朝霞般的火焰,燃燒出幹牛糞獨特的芳香,燃出清茶醉人的溫暖,一只嬌柔的羔羊,擠進女孩溫柔的懷抱”這段美麗的文字讓我對藏區牧民的生活氛圍一直有著詩意般的憧憬,可是,夢想中的場景一直到我們兩個月的旅程結束連個鬼影都沒出現過。藝術,畢竟遠遠高於生活。
返回列表